留齡講堂

《風箏報》樂來樂愛舞 點亮心美好

2017/06/28

文/ 鄭思妤 健康管理師

踩著輕快腳步,總是又蹦又跳,並伴隨爽朗笑聲,是小美阿姨每次與人談天時的招牌動作。這樣絢爛的肢體動作,看的出是平時有空,就喜歡舞動一下所散發的習慣魅力。於是,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,與阿姨談到了如何讓跳舞,來點亮生命的故事。

場景拉回到小美在港都的求學時代,時代氛圍讓她生活裡,只懂得抱持唯一的信念──讀好書,就能出頭天的想法。所以從小到大,總是努力成為班上前三名;出了社會之後,毫無懸念地,也自然進到人們稱羨的銀行業就職。就在這周而復始的日子中,心底漸漸有種聲音迴盪,悄悄告訴著她:期待某天,能有一件事不同以往,讓心臟可以撲通亂跳,使人生瘋狂一次。剛好80年代初期,恰巧銀行國標舞社團成立,同事便與她一起興奮地加入,也是首次開啟了與舞蹈親密接觸的體驗。每週一天下班後的6點到8點,那段日子,跟著恰恰、倫巴、華爾滋的旋律,腳尖踩踏不同拍子,跟著音樂一邊旋轉並揮灑汗水的當下,開心的不能自己。假日期間,有時更是會與老師,和社團朋友們,一起到當時西門町最潮流的舞場,來場雙人舞約會。「人生第一次,可以想怎樣表現自己,就怎麼跳,就算有錯拍的瑕疵不完美,也無所謂,這是最接近現實樣子,才有人的溫度嘛。」阿姨大笑著說。她眼中閃爍的星芒,耀眼又自信,有著確信無論未來如何,都有專屬自己的燦爛。

正當感受到藉由跳舞,敞開心靈窗口時,卻意外地發現,其中一邊的耳朵聽力,開始逐漸模糊。接著2年內,積極進行各式檢查,但都找不到病因。歷經一段擔心困惑的時期後,最後在馬偕確診為癌症。生病的那刻,就如平地一聲雷那樣,讓人驚恐也措手不及,真心以為過不久就要離開人世了。當下就預先把所有身後事,都跟先生叮囑了一遍。在臺大醫院化療期間,也曾一度質問自己,老天是否對自己開了玩笑?生命裡去追求一次揮灑舞蹈夢的機會,也就此殞落了?不安的慌亂總反覆包圍著她。幸好自我懷疑之際,有家人樂觀和積極的鼓勵,消弭了一切紛擾。三個月的療程後,恢復狀況特別好,也讓小美決定多把握人生,提早退休,並於55歲時,重新投入參與師大媽媽土風舞社團的生活。

每天早上固定在師大校園騎樓下,運動跳舞的日子,不管颳風下雨,都有10首歌曲舞步在輪流變換練習,以前都習慣跟著老師的指示,把動作跳完而已。經年累月下來,卻逐漸發現,舞蹈不只是把姿勢做到位就好。因此,漸漸地會在每次學完一條舞後,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閉上眼,給自己一些空間,在腦中建構每個動作,如何搭配音樂來表現出情感的流淌,去娓娓述說曲子裡想傳達的不同人生故事。在今年春季揚生六0館安心減壓的課程之後,小美向我訴說,活在當下的概念,更讓她運用在跳舞時,觀察呼吸與肌肉間的協調,可以更有餘裕地用五感察覺,舞動當下的每份體會,更加知道感謝萬物的幫助。

「想跳到幾歲才休息?」我好奇的問。「當然是要跳到不能動為止呀!」小美害羞地回應。盡情地揮灑心之所向,擁抱什麼都有可能發生的未來,順應自然的節奏,我了解到,這是她越來越愛自己的方式。在阿姨的身上看到了,夢想其實從不設限,能點亮生命秘訣,就在於你決定何時出發。